对待传统燃油车禁售当未雨绸缪无需过度恐慌

  而跨国汽车企业已动作频频:高档宣布,自2019年起,沃尔沃所有新均将配备电动机。而早在2015年,就宣布到2050年将停售,届时只会出售汽车以及燃料电池汽车,到2050年将新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90%,以满足环保目标。大众则表示到2025年,将为中国消费者提供约150万辆零排放的汽车,其中绝大部分是纯车。

  总而言之,传统燃油车禁售和汽车发展对于清洁能源、绿色环保的社会重要性无可置疑。但对于一个几千万市场规模、影响到国民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而言,作为产业的各方参与者,需要有前瞻、更为、审慎思考的战略讨论和思考。

  显然在强调传统燃油车禁售和汽车发展时,绝对不能忽视公共政策引导和系统配套的作用,至少不能同期滞后。在汽车解决续航里程不足的同时,社会软硬件也需要同步:比如要求新小区充电桩成标配;国家电网与交通、政等部门应通力合作,确保道沿途充电桩和站一样完善。

  不管传统燃油车禁售实现时间需要多久,有一点是肯定的,消费者对汽车产品的需求是不能的,而只能用新的产品和技术去引导和满足。而技术储备和产品规划的实现首先要从企业战略层面去关注。

  但如果系统来看,历经百年发展的传统燃油车技术水准、市场应用、消费习惯、基础设置等环节日臻成熟。考虑到中国汽车市场近3000万辆的市场规模,改变这一切显然需要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。从停售时间表启动研究到制定发布线图,再到过渡缓冲完毕,条件成熟,没有十年八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应对产业政策显然要未雨绸缪,但如果针对一个启动时间表的新闻过度恐慌、反应过度显然是不合事宜的。

  近日,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(泰达)国际论坛上透露,当前全球汽车产业正加速向智能化、电动化的方向转变,为抢占新一轮制高点,把握产业发展趋势和机遇,我国已启动传统能源停产停售时间表研究,这也意味着燃油车在中国市场的退出将不再遥遥无期。车业杂谈认为,传统燃油车禁售、汽车发展当然大势所趋,但对于牵一发动的汽车产业而言,做好准备是必须的,但无需过度焦虑和恐慌。

  随着宣布拟禁售传统的国家阵营日益增多:挪威(2025年)、荷兰(2025年)、印度(2030年)、(2030年)、法国(2040年)和英国(2040年)……于是正如工信部表示,中国启动传统能源停产停售时间表研究已迫在眉睫。

  事实上,车和传统燃油车的发展历程,实际上会发现车的发明时间比传统燃油车还早,早在1873年,英国人罗伯特•戴维森制作了世界上最初的可供使用的。这可比戴姆勒和本茨发明汽油早了10年。

  客观来看,产业政策并不是决定产业发展的根本性因素。但对于涉及一国经济命脉和增长引擎的战略性产业而言,产业政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相比欧美等经济强国,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对能源需求和给的压力与日剧增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中国大力发展汽车已不单是争夺产业话语权的考量,而是国家经济安全的战略性布局。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汽车产销突破50万辆,累计推广超过100万辆,占全球的50%。可以说中国在汽车领域的布局上已开始抢跑并领先。

  同时,在市场消费激励上,也需要做好同步引导。当前,我国汽车产业发展还存在不少“制度”供给不足的问题。例如,产业激励政策对原始创新激励不足,注重消费环节的激励才有助于偏向汽车汽车的引导还需要提升。而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我国汽车产业发展,这也比制定时间表更为迫切。

  而今天传统燃油车占据市场的绝对主导地位,除了电子工艺和电池技术受到核心制约而外,石化时代的和制度建设也起着相当大的作用。

  一如这些年研究中国汽车产业时,产业大多把和跨国品牌的差距对比停留在品牌力、产品力、技术力等层面。但事实上,战略布局层面上的差距也值得重视。以传统燃油车停售时间表推出为例,中不少车企还没有充足的战略应对措施。

  对于承担着汽车强国重要的而言,显然亟需从战略层面加紧技术储备和产品规划。